选择字号: 特大     
选择背景颜色:

正文 第二十七章 一条船上

本章节来自于 我家王妃又作妖 https://www.cww2.org/469/469423/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阮其珩骑马,阮清辞坐马车,两个人一前一后出了阮家。

    阮家的后院彻底乱套了,汪氏在老太太的屋子里一把鼻涕一把泪的哭:“要怎么办哦?阮三爷被抓走,我这还怎么过啊,母亲你倒是想想办法呀。”

    阮老太阴沉着脸,看向阮二爷:“阮权,你去打听打听,需要打点的,我们不能少。”

    阮二爷在鼻子里哼了哼,心下想的倒是老太太平时小气的很,现在阮三爷遇到事了,她倒是大方了。

    “库房里的钱不多了,我这点俸禄哪里够打赏,再说了,三弟他若是被冤枉的,官府还能冤枉了他不成!”想到他不能掏腰包补贴,他还是厚着脸说出了这段话。

    老太太气的手抖了抖,闭上了眼睛。

    汪氏见状,又开始嚎啕大哭。

    哭了半晌,老太太才心烦意乱地对陈婆子使了个眼色,陈婆子转身去里屋,拿出一个匣子,打开来,拿了一张银票递给老太太,老太太指了指银票:“阮权,这里是二千两,你拿去打点,不够的话,再回来找我要,不能让老三就这么被冤枉了。”

    阮二爷拿着两千两走了出去,他并没回衙门,而是先回了自己的院落。

    唐氏迎上来问情况,阮二爷冷笑:“我现在觉得,这家里怕只有老三才是她亲生的,毫不犹豫地拿两千两出来让我去打点,我才没那么傻,让他在那边等着。”说着,他直接搂着唐氏回房休息了。

    **

    官衙内。

    高章直接把阮三爷和刺客叫上了公堂。

    刺客一口咬定就是阮三爷指示的,而且行凶的利器也交了上来。

    阮三爷此刻慌得一批,他强行镇定,矢口否认:“他血口喷人,没有证据的事怎么可以乱说,再说了,清辞和大嫂都是我阮家的人,我为何要找刺客杀她们!”

    他脑子转的快,反正就算当初给了刺客的钱,也不是银票,不能证明他说的不是真的。

    公堂上顿时陷入了僵局,背后雇佣的证据确实没有,就凭刺客的话,也确实不容易定罪。

    高章冷哼:“就算刺客说的不算,你也没办法证明自己是无辜的,所以,你最好不要逼迫本官用刑罚。”他一向以刑法冷酷著称,听他这么一说。

    阮三爷的腿都开始发抖,此时,外面传来脚步声。

    一个穿着官府的老头走了进来,阮清辞和阮其珩并不认识,高章站起来尊称:“桓相爷好,来人看座。”这两人才知晓来的是桓青芸的父亲。

    桓相爷扫视了一圈跪在地上的阮三爷,阮三爷顿时两眼放光,大声喊冤枉:“求相爷给说两句,下官并没有杀人的证据呀。”

    桓相爷看了一眼公堂,对高章说:“他好歹也是个侍郎,你就这么给他抓来,还没有确凿的证据,这样不太好吧。”

    “相爷,杵作验过伤,阮夫人的剑伤就是刺客所为,而刺客交代了阮粟,作为嫌疑人,他也有被审讯的必要吧,相爷您说呢?”高章公事公办,虽然语气是探询。

    桓相爷倒是没说啥,他扫了一眼阮粟:“你若是做了,就实话实说,若是没做,也不用担心,公道自然回还给你。”

    阮三爷拼命地叩头:“我没做,请相爷和高廷尉给个公平。”

    “算了,我看这样,高廷尉可否再多给阮粟一些时间,毕竟阮夫人也真的是他的家人,哪里有自己家人害自己的道理,想来这里怕是有人故意陷害。”桓相爷的话一出,阮三爷感动的涕泪交加,不住地叩头。

    阮清辞和阮其珩对视了一眼,阮其珩冷哼:“相爷,你未免偏袒的有些明显,不管如何说,现在也算是有个人证,你可以说给出时间多宽限,但是,一家人不相残害这话,说的太早!”

    “你,哪来的竖子,敢于老夫如此说话!”桓相爷怒目看向阮其珩。

    高廷尉看了一眼阮其珩,刚想开口,门外传来一道清越冷厉的声音:“相爷好大的威风。”身穿玄色衣袍,绣着金色袖边的宋长羡走了进来。

    公堂上的气氛顿时一凝,从侍卫到端坐的每个人,几乎都是一凛,这个羡王几乎是制冷机,阮清辞默默地吐槽了一句。

    手环暗戳戳地说:“大佬上线来救你了。”

    “呵,你想的美,你怎么知道他是来救我!”阮清辞鄙视道。

    “蠢吗?他让你找藏宝图,又借给你金元宝,你们俩这还不是一条船上的吗?”手环唠唠叨叨,阮清辞却没在意他说的,此刻自带气场的羡王直接就坐在了主位上。

    高章冷静地站在他的座椅旁,一切都理所应当,桓相爷的气焰顿时灭了下去,他起身拱手给宋长羡施礼,宋长羡坦然地受了他一礼,堂上的人都很惊诧。

    虽然说羡王是王爷,可是桓相爷好歹也是他岳父呀,毕竟桓青芸还是羡王的侧妃呢,这样看来,羡王根本就不把这位岳父放眼里了,果然嚣张!

    桓相爷握住椅柄的手越发紧了。

    阮三爷看到羡王来,腿抖得厉害,垂着头跪在那里,一句话都不敢说。

    “王爷,现在事情是这样的”高章把大概地情况说了一番,羡王扫视了全场一眼,眼神在阮清辞的脸上停顿多了一息,然后看向地上的阮三爷:“你觉得你只是嫌疑人吗?”

    “是,不是,是”阮三爷语无伦次,他从骨子里畏惧宋长羡,额头的汗不停地往下滴。

    “王爷,我看此案证据并不足,阮粟也是朝廷命官,理应给他多些时间查找证据。”桓相爷最终还是开了口。

    “哦,相爷这是质疑本王的能力吗?”

    “不敢!”

    宋长羡冷哼一声,招手让高章附耳过来,低声对高章吩咐了几句。

    高章点头,快步往门外走去,很快又走了回来。

    阮清辞低声对阮其珩说:“哥哥,你说那个桓相爷会不会有什么底牌呀!”

    阮其珩摇头:“别担心。”他说这话的时候,眼神与宋长羡在空中交汇,瞬间的电闪雷鸣划过,当事人都若无其事地别开目光,阮清辞有些狐疑地看向宋长羡。

    宋长羡扫了她一眼,眼神莫名,她心头一跳,其实不用手环说,她也知道这人肯定会帮自己,让他如此帮忙的动力,还是藏宝图吧。

    小说里都说,众皇子争大位,都是需要大量的金银财宝来支持,藏宝图若是真的,说不定他就是这目的,她一瞬想的有些多。 (战场文学https://www.cww2.org)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水鸢烟微的小说我家王妃又作妖仅代表作家本人的观点,不代表网站立场,内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处理!
我家王妃又作妖最新章节我家王妃又作妖全文阅读我家王妃又作妖5200我家王妃又作妖无弹窗内容来源于互联网或由网友上传。版权归作者水鸢烟微所有。如果您发现有任何侵犯您版权的情况,请联系我们,我们将支付稿酬或者删除。谢谢!
战场文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