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择字号: 特大     
选择背景颜色:

正文 第二百九十二章 不疯魔,如何变更强

本章节来自于 打造超玄幻 https://www.cww2.org/444/444034/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气氛一度陷入了十分尴尬之中。

    澹台玄竟然捏不碎道泪。

    不仅仅是澹台玄自己呆住了,卧龙岭外,所有观望者都被澹台玄这操作给惊呆。

    唐显生有些无言,脸上皱纹堆叠,忍不住笑了起来。

    北玄王果然有一种与众不同的气质。

    或许,这股不与世俗同流修仙的气质才是唐显生看中北玄王,选择支持北玄王的原因吧。

    换了一只手,死命的捏了几次。

    仍旧捏不碎道泪,澹台玄也就不再试了。

    他看了一眼手中的道泪,嘴唇在哆嗦,这可是他花费了上千万的银两买来的,结果自己居然不能用,有一种莫名心酸之感抽击着他的胸膛。

    “甘特娘的仙缘”

    澹台玄忍不住骂了一句。

    总感觉这仙缘在故意跟他作对。

    因为内心的心碎之感,九狱门所散发出的可怕压迫感,都消失了许多似的。

    澹台玄浑身迷茫着皇朝龙气,竟是徐徐退了出来。

    周围人看着澹台玄的动作,皆是忍不住洒然大笑。

    澹台玄倒是脸色淡然,毕竟,这种事情他经历的多了。

    “笑什么笑你们再怎么笑,道泪也在本王手中,你们也得不到。”

    澹台玄扫视四方,扯着嗓子喊。

    几位玄武卫护佑住澹台玄,这一幕的发生也是让他们没有想到。

    特别是那位提议澹台玄自己使用道泪的玄武卫,心中万分愧疚。

    可他也是万万没有想到,王上竟然会捏不碎道泪。

    怎么会捏不碎呢

    澹台玄很生气,可是却没有离开。

    他在思索着接下来这颗道泪该怎么办,或许得等玄武卫中的统领到来才可以了。

    若是这颗道泪能够培养出一位体藏巅峰,甚至是天锁境的玄武卫统领。

    那澹台玄的内心可能就不会那么难受,会舒服一些。

    道碑众人算是没有希望了。

    许多人都将目光投向了九狱秘境。

    除了道碑,这仿佛换新了的卧龙岭秘境还有九狱门,或许,这九狱门也是难得的修行之地呢

    不少世家互相对视。

    因为聂长卿等人已经率先踏入了其中。

    所以,这些世家也没有闲着。

    诸多世家家主麾下的修行人,皆是准备好,踏入了第一狱门中。

    他们也清楚,想要入第二狱门,就必须过第一狱门。

    不少气丹境抵抗着狱门的威压,竟是没有抗住,甚至走不到狱门之前。

    一位位世家家主则是冷酷的看着。

    他们明白,走不到第一门的修行人,那就是气丹境的修行不合格。

    这狱门威压其实也是一种对修行的考量。

    终于,还是有人踏入了狱门,身影消失在了狱门前。

    唐一墨望着道碑,整个心神似乎都被奇异的波动所笼罩。

    他的脑海中浮现出了记忆。

    那是曾经他被欺负的记忆,住在唐府的柴房中,浑身酸痛,在唐府奴才的呵斥下,努力工作

    一切的种种,都在他的记忆中浮出。

    他想到当初那一日,在唐府中大开杀戒的画面。

    冰冷的血,仿佛晕染了他的魔性。

    唐一墨有些迷茫,因为他对自己坚守的守护之道,产生了迷茫。

    他想起了南郡的守护之战,与南蛮的战斗。

    他是好人么

    但是他又不是好人,为了守护他的亲人,他甚至愿意不择手段。

    嗡

    随着唐一墨的参悟。

    他的身躯周围,魔气竟是逐渐的涌动而起,开始在他的身躯周围不断的缠绕。

    魔功

    八脉遁甲魔功

    浓郁的魔气滚滚,可是唐一墨却是陷入了深层次的参悟之内。

    他的画面和叶守刀、杜龙阳所看到的画面不一样。

    他的记忆竟然不是之前所发生的事情,也没有冲走修行之路。

    在他的脑海画面中,他见到了天穹崩塌。

    白玉京隐匿。

    而那碎裂的天穹中,有一尊又一尊的可怕存在降临。

    犹如当初南蛮入侵南郡一般。

    可怕的杀伐降临,无数的强者在战斗中开始饮恨,鲜血扬洒在大地。

    遍地是尸体,血流漂橹。

    凄惨的画面中。

    唐一墨看到了眼前的唐果、母亲被可怕的生灵,一爪子拍下,拍成了肉酱。

    那一瞬间,唐一墨的心在抽搐。

    他看到了坐在摇椅上的唐显生,徐徐闭上眼,被一爪子泯灭,只剩下了椅子上碎裂的木块。

    无边的魔气汹涌了起来。

    唐一墨怒吼着,他的吼声像是要冲破天穹。

    他化身为魔,二脉连开,可是却根本不是那生灵的对手。

    他运转功法到极致,鲜血从肌肤下渗透而出,可是他毫不畏惧。

    然而,有的时候,力量的差距,不是你愤怒就能够弥补的。

    唐一墨败了。

    他的身后,南郡沦为了一片废墟。

    他像是一个失败者,跪伏在地上,看着满地的残骸。

    他的实力,根本无法守护他所想要守护的东西。

    忽然。

    在废墟中。

    有一道黑衫人影徐徐踏空而来,一步一步,无比的坚实。

    这是一道伟岸的身影,可怕的魔气席卷着。

    唐一墨浑身在滴血,他抬起头,看着这道身影,面容微微发怔。

    “你是谁”

    唐一墨沙哑的问道。

    “世人都叫我,魔主。”

    黑衫人影淡淡开口,声音像是一阵风,吹拂而动。

    “你修的是魔功,可是,你并不明白魔的真意。”

    “你只是在浅显的修行着八脉遁甲魔功,修行着表面”

    魔主道。

    “修仙方是浅尝辄止,但是修魔就得用情至深。”

    “这也是你为何一直卡在瓶颈的缘故。”

    唐一墨愣住了。

    修仙,修魔。

    “仙是正面,那魔便是反面。”

    “你虽然口口声声说要守护,但是,你的守护,只不过是口中喊出。”

    “你想要修真正的八脉遁甲魔功,想要走真正的魔道,那便真正用你的命去守护,将你的性命与他们联系在一起,不疯魔,如何守护”

    魔主道。

    风轻云淡的声音,却是让唐一墨心神俱震。

    魔主扭曲消失,而唐一墨眼前的画面却是再度浮现而出。

    这一次。

    画面中的唐一墨发现自己双眸赤红,肉身竟然开始惊人的拔高,身躯鼓胀,肌肤赤红,周身更有赤色灵气汹涌炸开

    面对拍向唐果和母亲的一爪,唐一墨化身为怪物,身上仿佛都覆盖着诡异的肉铠。

    那一战,惊天动地。

    结果很残酷,可唐一墨却感觉心神通透。

    唐一墨浑身崩裂,伤口在汩汩流着血,他仰面躺到在地。

    尔后,魔主浮现,只给唐一墨一个背影。

    “不疯魔,如何成魔功。”

    “不疯魔,如何变更强。”

    魔主淡淡的笑声萦绕在八方。

    尔后,魔主迈着仿佛天地俱震的步伐,消失不见。

    唐一墨眼眸放空,瞳孔似乎都毫无焦距。

    终于

    眼眸中的神色开始一点点的汇聚和收敛,终于凝聚成了实质。

    唐一墨眼前,汇聚成了最后一幅画面。

    没有什么可怕的战斗,也没有什么惊天的杀戮。

    夜深人静。

    月华幽深。

    破旧的柴房里,年幼的唐一墨在认真的一拳一拳的练着武功。

    或许,那时候的他,追求的就是力量的变强,可以保护妹妹和母亲的不受欺负。

    嗡

    无形的波动涌动开来。

    唐一墨睁开了眼,他的内心忽然变得有几分平静。

    道碑之上。

    玄奇的波动笼罩住了唐一墨。

    杜龙阳等人纷纷睁开了眼,就算是参悟出了道意的叶守刀也不由侧目,看向了后方。

    看向后方着倔强的青年。

    霸王和刘元昊扭头,皆是盯着唐一墨

    唐一墨悟了么

    杜龙阳,女帝和天虚公子则是有些不服。

    他们作为婴变境的存在,都不曾悟出道意,为什么这不过筑基之境的青年竟然比他们先悟出

    卧龙岭外。

    正在和澹台玄聊着天的唐显生忽然身躯一颤。

    不仅仅是他,诸多关注自家修行人是否入狱门的世家家主们,也都是看向了道碑的方向。

    却见,道碑之上,又有一行文字徐徐涌动而出。

    “唐一墨,五等序列道意,护之道意。”

    这行文字出现的瞬间,竟是与叶守刀的铭文不断的争锋,互相上下不断的徘徊。

    似乎在争夺一个强弱之分似的。

    许多人都是盯着道碑上的画面,不由的倒吸一口气。

    叶守刀眯起了眼。

    杜龙阳、女帝等人则是无比的好奇。

    这筑基境的小修士悟出的道意,竟然会与叶守刀的道意不相上下的争锋

    要知道,能够修行到婴变境,那都是心高气傲之辈。

    心中都有不服输的精神。

    特别是叶守刀这等练刀的强者,更是如此。

    唐显生面上的肌肉微微抖了抖,胡子轻颤。

    显然,他此刻的内心也并不平静。

    “护之道意。”

    唐显生摇了摇头,他似乎明白唐一墨领悟这个道意的原因是什么了。

    唐一墨内心中所有护佑的坚持么

    唐果,唐一墨的母亲,那些都是唐一墨所曾经想要守护的。

    就是不知道,这护之道意中,是否还有关于南郡的守护。

    同样是五等道意,显然同等级的道意之间,也是会分出个高低。

    终于。

    唐一墨的护之道意还是未能盖过叶守刀的绝情道意。

    叶守刀心头一松,竟是有些欣喜。

    周围人不少人也都是流露出了遗憾之色,可惜了。

    石碑之上。

    唐一墨的铭文未能盖压叶守刀的铭文,暂位第二。

    “护之道意”

    唐一墨呢喃了一句,他倒是没有多在意排名,因为他清楚,道意是可以提升的。

    他的脸上流露出了几许的苦笑。

    “竟然不是守护道意看来,以我如今的层次,还无法参悟守护道意。”

    “若是守护道意,又会是何等层次的序列道意”

    唐一墨呢喃了起来。

    霸王心头震惊不已。

    因为,唐一墨居然参悟出了道意。

    虽然霸王也不知道参悟出道意具体有什么功效。

    可是,能够让陆番都那么推崇的道意,定然绝对是在修行路上,十分重要的东西。

    霸王咬了咬牙,牙根子似乎都咬出了印记。

    他继续参悟。

    而唐一墨领悟了道意之后,尚未结束。

    他身上的气息开始不断的涌动。

    随着轰鸣,竟是引起了浓云滚滚而来。

    唐一墨盘坐在蒲团之上,发出了低吼,脖颈上青筋涌动而起。

    精气神开始飙升。

    连续开二脉,当开到第三脉的时候,像是遭遇到了瓶颈似的。

    “此子的修行功法有点意思。”

    “亦正亦邪,看不穿,但是毋庸置疑,威力极强。”

    杜龙阳和天虚不由开口。

    这功法绝对不是寻常的功法,应该比的上武帝经和天虚诀。

    难怪险些将叶守刀的道意都压制下去。

    在他们看来,他们毕竟是婴变之境,哪怕是第一次参悟道意,在意的领悟上,也会比寻常筑基境的强很多。

    而唐一墨能够做到如此,不仅仅是因为道意不弱,也是因为他的功法也不弱的缘故。

    唐一墨几乎开始泛红,隐隐之间滔天气血在他的身躯中炸响。

    他要冲击第三脉。

    “给我破”

    唐一墨的身躯中爆发出磅礴的灵气。

    吼

    头发根根倒竖,像是野兽般发出怒吼。

    赤色的肌肤上,竟然浮现出了道道紫色的纹路

    轰

    终于,像是鼓膜被打碎似的声音炸开。

    唐一墨终于破开第三脉,他的身躯上,又有一根血管鼓胀起来,不断的跳动。

    三脉之境

    相当于天锁之境。

    唐一墨抬起头望着天穹目光闪烁。

    可是,头顶上,乌云汇聚之后,竟是悄然散去。

    “哈哈哈有道碑在这儿,雷劫也不敢落下啊。”

    天虚公子笑了起来。

    唐一墨若有所思,尔后离开了蒲团,身躯爆射而出,离开了道碑区域。

    很快。

    卧龙岭的一处。

    有雷霆轰炸而下。

    天锁劫所带来的压力并不弱。

    但是,对于杜龙阳等人而言,天锁劫并不强,他们可是连婴变飞升的劫数都经历过。

    湖心岛上。

    白玉京楼阁。

    澹台玄捏碎道泪失败,让陆番稍稍可惜,而唐一墨的突破,倒是让陆番颇为欣慰。

    “可惜了,不是守护之道。”

    “不过,守护之道至少也是三等序列道意,以唐一墨如今的境界,悟不出也正常。”

    “他还需要更多的磨砺。”

    陆番算是明白了,这参悟道意,不仅仅是根据经历,更需要灵魂和心性所结合在一起。

    陆番心神一动。

    他的灵魂道碑上,也浮现出了护之道意。

    不过,这是五等序列道意,陆番也不是很太在意,选择和灭魂道意融合在一起。

    没有泛起任何的涟漪。

    陆番的道意没有提升,仍旧是四等序列道意。

    道意没有得到提升,陆番也懒得理会。

    白衣飘飘,微风吹拂,陆番宁心静神,安静的坐在千刃椅上,听风吹拂,竹叶沙沙声。

    他的心神涌动,开始关注九狱门中的情况。

    因为九狱门中,似乎有人爆出了不得了的东西。

    s这章写了又改,更新稍慢,还有,求一下月票,双倍月票没剩几天了哇 (战场文学https://www.cww2.org)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李鸿天的小说打造超玄幻仅代表作家本人的观点,不代表网站立场,内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处理!
打造超玄幻最新章节打造超玄幻全文阅读打造超玄幻5200打造超玄幻无弹窗内容来源于互联网或由网友上传。版权归作者李鸿天所有。如果您发现有任何侵犯您版权的情况,请联系我们,我们将支付稿酬或者删除。谢谢!
战场文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