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择字号: 特大     
选择背景颜色:

正文 第三十三章 进城

本章节来自于 居之不易 https://www.cww2.org/292/292632/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破天荒的,李伟六点钟就醒了,而且是自然醒。

    李正一大早去参加招聘会了,家里就剩下李伟一个人。他爬起来,对着大衣柜上的镜子左照照右照照,对自己平坦的小腹颇有些满意,如果再有几块腹肌就好了。他心满意足的冲了个澡,然后洗脸刷牙,还刮了刮原本就很“薄弱”的胡子。

    等到他收拾完自己和屋子的时候,已经八点多了。

    他走到门口,往屋里扫了一眼,大面看上去还不错,只是床底下一堆零碎还有几只鞋子不怎么雅观,他赶紧走过去,把床单往下抻了抻,又走回到门口仔细端详着。这时候手机突然响了,李伟欢天喜地的抓起手机,却是一个家乡口音男人:“伟子哥!我是想子啊。”想子全名叫孙理想,是李伟大舅家的表弟,初中没毕业就辍学了,早早的娶了媳妇,孩子都已经会满地跑了。

    两个人寒暄几句,孙理想亮出底牌:“伟子哥,求你个事,帮我找份工作呗。”

    李伟不知道怎么回答,下意识的问了一句:“你不是干刮研呢吗?”

    李伟出生的这个县级市因铸造而闻名,历来有“铸造之乡”的称谓,一多半成年男女从事铸造相关的工作。最基础的工作在当地被称做翻沙,工作内容是端着几十斤甚至上百斤的铁水倒进沙筑的模型中,等铁水冷却,铸件便自动成型,这种铸造工艺便被称做“沙铸”。翻沙是重体力活,高温环境作业,而且危险性高,李伟的一个同学便因一次操作失当而倒在了铁水中。

    沙铸由于工艺简单,成型的铸件并不能直接销售,中间还有好多道工序,其中最重要的一道叫“刮研”。刮研就是用刮刀修整钢铁工件表面以达到客户对形状及精度的要求,刮、研是该过程中的两种主要工艺手法。

    翻沙工和刮研工都是当地的高薪职业,相比较而言,刮研工的工作环境舒适,对个人体能没有太多的要求,但要求心思缜密、耐心细致,所以这个工种以成年女子为主。

    孙理想便是为数不多的男性刮研工之一,他报怨道:“整天价跟那些老娘儿们混在一块,没意思!而且到处跑,孩子又这么小,你弟媳妇也有意见。想来想去,在家里没啥出息,所以想投奔你去啊,表哥!听我姑父说,你一个月挣好几万,现在可大发啦!你帮我找个事呗,咱们自个儿人,有什么事交给我你也放心啊。”

    李伟只觉得嘴里发苦,他能理解表弟的想法,在老家人的思想里,他在北京城混了这么多年,多少该有些路子吧。他咽了咽口水,有些含混的道:“想子,在北京也不好混着呢。”

    孙理想马上道:“伟子哥,你放心啊,我不挑事儿,有口饭吃就行。”

    李伟苦笑了一声,思忖着道:“想子,你会啥啊?”

    “会刮研。”

    “除了刮研呢?比如电脑?”

    “嗐!你还不知道我?初中都没毕业,字都认不全啦,还能会打字?”

    “哎哟,那有点麻烦。我一毕业就干软件,现在认识的人也都是做it的,可能没有合适的……”

    “伟子哥,我明天就报名去学打字,我都打听好啦,沧州就有一个计算机培训学校……”

    李伟本来只想敷衍一下,听表弟认真,有些慌了:“别别别,想子,电脑这玩意光学还不行,主要是经验。而且咱家里的培训学校也教不了啥。”

    孙理想有些失望:“你那边就没别的啥不要电脑的工作啦?”

    看样子糊弄不过去了,李伟决定实话实说:“想子,这样啊,你要来北京找工作呢,吃住都不用发愁。”

    “啥意思啊,表哥?”

    “想子,这边经常有招聘会,你好好准备准备简历,回头我陪你一块去,吃住我都包了。”

    “还要去招聘会啊。”

    “不去招聘会也成,现在招聘网站挺多的,我这工作就是在网上找的。”

    “哦,知道了。”孙理想的声音明显冷淡了许多,“表哥,没事了我挂了啊。”

    一通电话下来,李伟竟出了一身的汗。他心里别提多别扭,好心情全被这通电话给毁了,他赌气到厨房里下了两包泡面,又卧了个鸡蛋,这时候就听有人敲门,他一边往门口走一边调整着自己的心情,道:“来了!”

    门开了,李成功站在门口,身边放着两个大编织袋。

    “爸,你咋来了?”

    李成功一边拎着编织袋往里走一边道:“没事,出趟差。李成功年轻的时候经常往外边跑,搞点倒买倒卖的小生意,如今岁数大了,已经很少出门了。

    “爸,你别老跟人家吹我在外边混得多好多好!”

    李成功把编织袋靠墙放好,尴尬的笑着:“没有啊。”

    “刚才想子给我打电话了,让我给找工作!我这工作还没准哪天就黄了呢,还给人家找事呢?”

    “不找就不找呗,回头我跟他说。”

    李伟扫了一眼编织袋:“你又倒腾什么呢?”

    “膏药——专治跌打损伤、风湿、类风湿,祖传的,管事着呢!”

    李伟一听就觉得不靠谱,跌打损伤、风湿、类风湿——这还叫专治?这不就是万能药么?

    “爸,你可别在北京折腾这个啊,管的严着呢!万一给人家逮着……”

    “放心吧!”李成功哧的一笑,掏出一张单子,“咱都有国家批号,又不是卖野药的,这都做过各种临床实验,是老蒋村蒋国光他们家祖传的,你妈不是老寒腿吗,贴了这个,就没怎么疼过,回头我给你留几贴……”

    “我不贴!你叫我妈也别瞎贴,有毛病去医院!”

    “管事儿!我跟你说啊,我给你留几贴过年的时候给你们头儿送去,现在都不时兴吃西药了,这是纯天然的,没有……”

    “爸!哪儿有过年送人家药的!”

    “也是。那过年也得给头儿送点东西,你爸我就在这上边吃过亏,那时候要有人教……”

    “爸!你这东西别在北京卖啊,真要给人逮着就得去昌平筛沙子去!”

    “不是卖到北京的,小正都给我联系好啦——西部中医药大学,你老爸要给那些大学生讲课去!”

    李伟吓了一跳,睁大眼睛看着父亲:“爸,你别瞎折腾了!你这一趟能挣多少钱啊?别再累坏喽!”

    “没事儿!闲着也是闲着。”李成功一边说着一边哈腰拉开其中一个编织袋,从里边掏出几只小布口袋搁到地上,“这一袋是金丝小枣,这一袋是你妈种的山药,要不行啊,就把小枣送给你们头吧。”

    “这么大老远的,你背过来的?”

    “嘿嘿,没事儿,反正一路坐火车。小正呢?上回打电话不是说住你这儿了吗?”

    “一大早就去招聘会了……这么大老远的,你就为了送这点东西?”李伟哭笑不得,“下回别这么折腾了!”

    听说小儿子不在,李成功略有些失望,可只是那么一瞬,然后他挥了挥手道:“这不是顺路嘛,没事儿!你歇着吧,好不容易过个周末。我得走了,赶火车。对啦,回头也别跟小正说我来的事。”

    李伟彻底傻了,一边抓住编织袋:“怎么这么赶呢?今天你别走了。”

    李成功嘿嘿笑着:“我车票都订好了!而且跟人家约的,明天去学校。”

    李伟有些心疼:“爸,家里种着地,你再老往外跑,都六十的人了,可禁不住老这么折腾!真出点啥毛病,咱日子还过不过了?”

    “这算个啥!还能活动,就得多跑跑。”李成功满不在乎的道,“你当是那时候呢!现在种地都用机器,一点累都受不着!国家不但不收公粮,种地还给补贴,哪朝哪代都没有过!我跟你妈都合算好了,这两年还能动弹,多挣两个呢,就少给你们添点负担。等六十以后跑不动了,咱家那几亩地也够我们老两口过日子的了。”

    李伟听得有些心酸,急赤白脸的道:“我给小正打电话,让他马上回来。”

    “别别!你别管了,别管了!”李成功挣脱开李伟的手,一边往外边走一边道,“你赶紧歇着吧,别老熬夜啊。”

    李伟知道父亲的脾气,又气又急的道:“那我送你去车站。”说着过来抢编织袋,李成功没反对,但坚持一人一个袋子。

    两个人一前一后下了楼,来到楼下,李成功忽然问:“门锁了吧?”

    “锁了。”

    “水、电、煤气呢?”

    李伟想起还煮着方便面,说了句:“忘了关火了!你在楼下等我一会儿啊。”就往楼上跑,等他再下楼的时候,父亲已经不见了。

    “你不会是出来接我来了吧?”赵静骑着电动车冲过来,老远就冲李伟打招呼。

    李伟笑了笑:“这么早啊?”

    “一会儿就热了,你没事儿吧?”

    “没事儿没事儿,咱不是约好了一起游泳嘛。”

    赵静把车停在一边,把电瓶拔下来,李伟赶紧接过来。

    往楼上走的时候,李伟往远处张了张。

    已经是晚上五点多,赵抗美还没有回来,赵静把电瓶拎到屋里充好电,刘万芳道:“小静,你二爹今儿打电话了,说他们单位有一个……”

    赵静赶紧打岔:“妈,我爸这两天怎么老不着家啊?您说是不是外边有小三儿了?”

    “赶紧找,找着小三儿立马让他净身出户!”

    “您真舍的啊?”

    “嘿!让他试试!对了,你二爹他们单位有个新来的……”

    赵静打开冰箱瞅了瞅:“妈,咱今儿吃扁豆焖面吧?我去买面条,您择扁豆,我做,吃完了让我爸刷碗。”

    “又偷着给我派活?”门外传来赵抗美的声音。

    赵静一阵风一样迎出来,挎住赵抗美胳膊,笑道:“爸比,您舍得回来了啊?老实交待啊,是不是外边有小三了,要不怎么老是早出晚归的啊?”

    “去去去!”赵抗美一边扒拉着赵静一边往屋里走,“我还有小四小五了呢!”

    “妈,您听听!被我猜中了吧!为了惩罚您!今儿您择扁豆、做焖面、刷锅都给包了吧,我去买面条了啊。”

    赵抗美一边摘手串一边嘟囔着:“嘿,这叫什么事儿啊!”

    刘万芳拎起地上的扁豆袋子,对丈夫道:“老赵,今儿老二打电话了,说他们单位有一个新来的小伙子,研究生毕业,性格、能力都不错,想介绍给小静,你觉得靠谱吗?”

    “哪儿人啊?”

    “好像是顺义的,稍微远点。”

    “嗯,远点。”

    “那也比外地的强啊,而且有他二爹帮忙,回头发展的好,还不在城里买套房?”

    “买不买房倒在其次,就是有点远,你跟小静说了吗?”

    “还没来得及说呢,我现在真有点烦了,你说这都介绍了多少个了,她怎么一个也看不上呢?”

    赵抗美不说话了,拧开水龙头,使劲的搓着两只手。说话的工夫,孙招弟来了,虽然前后院住着,可平时也不怎么到大儿子这院子来,只要来十有八九是有事。刘万芳赶紧站起来让座:“妈,您坐。”孙招弟瞟了一眼儿媳妇,没往刘万芳让出来的椅子上坐,而坐到了床上。 (战场文学https://www.cww2.org)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萧梁的小说居之不易仅代表作家本人的观点,不代表网站立场,内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处理!
居之不易最新章节居之不易全文阅读居之不易5200居之不易无弹窗内容来源于互联网或由网友上传。版权归作者萧梁所有。如果您发现有任何侵犯您版权的情况,请联系我们,我们将支付稿酬或者删除。谢谢!
战场文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