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择字号: 特大     
选择背景颜色:

第54章 风花雪月夜归人(四)

本章节来自于 狐如玉 https://www.cww2.org/283/283632/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6

    仇老四手上力量渐渐加大,三姐妹的挣扎越来越弱,她们的生命正在渐渐流逝。他平生最喜欢的便是看着猎物在自己手中慢慢断气,他的脸上露出了满足的神情,浑身颤抖不已,身体的某个部位也慢慢发生变化。

    “哈哈哈!”仇老四狞笑着,可突然间,一股恐怖至极的气息笼罩在他的身上,有人正急速朝他飞驰而来,他多年被正道人士追杀练就出来对危险的警觉告诉他,来人非常可怕。仇老四也算是个果决之人,立刻就做出了判断,直接将手中的二女朝身后扔了出去,想要阻拦来人的势头。

    “哼!”一声冷哼传来,接着是两声嘤咛,应该是二女被人接住的声音。

    “倒是挺难对付!”仇老四心中暗道,低头看了一眼躺在地上的李湘兰,一俯身,掐着她的脖子,猛地一跃,连带着李湘兰一起落到很远的地方。他手捏着李湘兰脖子,将她挡在身前,十分警惕地盯着来人。

    来人是一个身着蓝衣的魁梧汉子,正是樊无期。

    樊无期一左一右将李家两姐妹搂在怀中,她二人适才被仇老四所制,窒息晕厥过去,只见樊无期双臂一震,二女脱离开他的怀抱,猛地吐出一口浊气,双脚一软,跪倒地上不停地咳嗽,总算是从鬼门关捡回一条命来。

    “你是何人,竟敢阻拦你家‘剔骨仙’爷爷享用这人间极品!”仇老四色厉内荏,表面上装作趾高气昂,实则心里害怕得很,在寻求脱身之法。

    “咳咳!”李湘兰此刻也清醒过来,视线渐渐清晰,看到前面的樊无期,以及跪在地上咳嗽的两个妹妹,心中大石也算落地,也顾不得自己尚未脱险的事实,开口喊道,“樊大哥,快带我两个妹妹走,不用管我!”

    “贱人,你给我闭嘴!”仇老四手指用力,直接划破了李湘兰白皙脖颈上的肌肤,鲜血淋漓,李湘兰顿时说不出话来。

    “你若现在放人,我可以留你一条全尸!”樊无期横眉怒目,冷冷说道,说着更是往前踏出一步,仇老四只觉得大地震颤,面前之人仿佛擎天巨人一般,吓得他两腿发颤,不自觉地吞了吞口水。

    “你别过来!”仇老四喊道,“我知道你厉害,我打不过你,不过你别逼我,大不了鱼死网破,我可以向你保证,我死之前,有一百种方法可以让这个贱婢生不如死!不信你可以试试!”

    “樊大哥。。。别。。。管我。。。”李湘兰艰难地吐出几个字,仇老四手上力道更大,直接嵌入李湘兰脖颈的肉中,疼得她眼冒金星。

    “姐姐!”李湘铃与湘莲也终于缓过劲儿来,看到姐姐还未脱离危险,心中焦急万分,“樊大哥,求你救救我姐姐!”

    “呵,不用担心,我要是救不下你们姐妹三人,回去琴萱这小丫头非恨死我不可,我可担待不起!你们都闭上眼睛!”樊无期淡淡说道。

    “啊?”二女以为自己听错了。

    “两位妹子,快些闭上眼睛,湘兰妹子也一样!没我的吩咐不要睁开哦!”樊无期又说了一遍,三女不清楚为何要这么做,但还是听从吩咐。

    “我警告你,别耍什么花样!”仇老四觉察到危险,但又不清楚危险是何,只得继续威胁。

    “看来你是不愿意放手了,好吧!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狱无门你闯进来,那就让你见识见识什么才是修罗地狱吧!”樊无期淡淡说道,看着仇老四的眼神也变得冷漠无比,就像在看死人一般。

    “你!”仇老四刚想说什么,突然看到樊无期身形消失,他心中大骇,手上就要用力,打算一命换一命,却发现自己手上如何也使不出劲来,他偏头一看,才发现不知什么时候,自己的胳膊已经从身体上被卸了下去,剧痛慢慢袭来,他还来不及反应,整个人就不由自主地往后飞去,樊无期那冷漠无比的脸出现在他的面前,鉄掌钳住他的脖子,带着他撞向身后的怪石。

    “啊!”仇老四后背结结实实撞到怪石之上,吐出一大口鲜血,然后如同烂泥一般坐到地上。

    “呵,‘剔骨仙’,是吧!挺威风,是吧!喜欢折磨人,是吧!”樊无期冷冷说道,突然又变得阴森无比,“试过剥自己么?”

    仇老四如坠冰窖,吓得浑身哆嗦,他们这般恶贯满盈之人,最怕的便是死,更害怕的是被人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

    “你杀了我吧!”仇老四哀求,企图用剩下的一只手来拉樊无期的裤腿。

    “呵!就你也算恶?千不该,万不该,你不该打金陵楼姑娘的注意!没办法,樊大爷今天心情很不好,你把我们的头牌姑娘给祸害成啥样了,我们那小丫头回去看了肯定要哭鼻子的,她一哭,我心里更难过,所以啊,你得好好补偿一番!来,见识见识什么才叫恶!”说着,樊无期往仇老四的眉心一点,指尖出现一缕红光,没入仇老四眉心便不见了。

    “不要啊!”仇老四满脸惧色,只见那只独臂不受控制,朝着断臂创口缓缓伸了过去,捏着碎肉,猛地一扯,“啊!”仇老四发出痛苦的嚎叫。

    “哼,慢慢玩!你有的是时间!”樊无期冷哼一声,不再理会仇老四的“表演”,回身朝三姐妹走过去。

    三姐妹不停地听到那贼人痛苦哀嚎,一声比一声惨烈,十分好奇,但又不敢睁眼,想来樊无期让她们闭眼也不是无的放矢,肯定是为了她们好。

    “三位妹子,闭着眼睛啊,千万别睁开啊!”樊无期的声音出现在三人耳旁。

    “樊。。。樊大哥,发生什么事了,我姐姐不要紧吧!”李湘铃闭着眼睛问道。

    “二妹,姐姐无碍!”李湘兰腿上有伤,樊无期早就发现了,此刻被樊无期抱在怀中。

    “唔,湘铃妹子,湘莲妹子,缓缓起身,扶着我,我带你们先从这里离开,等看不见那贼人了,你们再睁眼!”樊无期说道。

    “嗯,多谢樊大哥!”

    樊无期带着三人走了挺远,这才让三个姑娘睁开眼睛,虽然已经远离了之前的地方,但那仇老四的哀嚎声还是可以听闻。

    “樊大哥,你用了什么法子惩罚那贼人啊!”李湘铃壮着胆子问道。

    “不可说,不可说,你们只需知道他再也不能害人了就行!”樊无期笑着说道,突然面色一沉,“他奶奶的,这样的居然还有三个,我非弄死他们不可!”

    樊无期并未带着三人走出石阵,生怕她们被外面的死人吓到。他估摸着金陵楼的人应该快到了,于是便多等了一会儿,果不其然,已经有车马声传来。

    “三位妹妹!”金灵儿的声音传来。

    “掌柜的!我们在这边!”李湘铃回答道。

    金灵儿双眼通红,快步走到李家三姐妹身旁,拉着她们的手,看着她们模样,心中难受,十分愧疚,说道,“你们受苦了!姐姐没能保护好你们,对不住了!”

    “这不是姐姐的错,姐姐无需自责!”李湘兰摇了摇头说道,“这次多亏了樊大哥出手相助!”

    金灵儿看向一旁的樊无期,朝他点了点头,樊无期一笑,“掌柜的你先在这陪着三位妹子,我去外面清理一下!”

    车马终于回到了金陵楼,但却没有一人高兴得起来,李家三姐妹除了李湘兰伤势稍重,其余二人都是轻伤并无大碍,但护卫十人中八人战死,两人重伤,这却是金陵楼自建立以来遭受到最大损失。

    姑娘们掩面哭泣,护卫们愤怒咆哮,抽出兵刃对天起誓,不报此仇,誓不为人。

    之后一个消息震惊蓝陵,金陵楼宣布无限期闭楼,没有对外说明任何理由!

    是夜,樊无期一个人在院子之中支了一口大锅,里面盛满了热油,炉火正旺。

    “这是做甚?”罗刹走到他的身边问道。

    “炼油哇!”樊无期笑道。

    “炼你个大头鬼!”罗刹嗔怒道,“我没瞎,自然知道这是炼油!问你炼油干什么?”

    “哦,这个啊!”樊无期摸着下巴说道,“油炸仙人!”

    “神经病!”罗刹一番白眼,不想与他多说,转身便走了。

    “哈哈!”樊无期大笑,低头看了看油锅,从旁边取出一块生肉扔了进去,只听得噼噼啪啪作响,“嗯,差不多了!”

    只见樊无期单手伸入炉火之中,竟是直接将那油锅整个托了起来,根本不惧高温,还好此刻四下无人,要不然非把别人吓死不可。

    “狗杂碎,果然把我们家小丫头给惹哭了,害得老子也被罗刹那丫头数落了一番,老子让你当仙人!给老子受着!”说罢樊无期连锅带油直接朝空中扔了出去,划出一道优美的弧线,消失在天际之中。

    “哼!”樊无期冷哼一声,拍拍手掌,哼着小曲便离开了,潇洒无比。

    7

    不知名处的一间密室之中。

    “你有胆再说一遍?”有一人怒吼道。

    “禀。。。禀。。。禀仇大爷。。。这当真是。。。仇四爷!”有一人跪地战战兢兢说道,面对江湖上臭名昭著的“剔骨仙”,纵使已经结盟,但还是不敢掉以轻心。

    “大哥,且先听他说完吧!”另一人开口道,看着地上一团,勉强看得出人形的东西,眉头紧皱,“你把事情经过详细说说,不得有半句隐瞒!”

    “是,小的一定照实说!”跪地之人擦了擦冷汗说道,“禀三位仇爷,今日本是七煞门司徒门主与海沙帮负责截杀金陵楼的车队,海沙帮先行出发,司徒门主随后才到。本以为有海沙帮几百号兄弟,又有司徒门主坐阵,可以速战速决,不想却是遇到了金陵楼的顽强抵抗,杀死了不少弟兄,还让其中一人给跑了!”

    “等等!我四弟为何会出现在那边的!”仇老大问道。

    “禀仇大爷,四爷听闻金陵楼车队护送的是回家祭祀的金陵楼头牌李家三姐妹,想要。。。唔。。。品尝一番。。。”跪地之人搜肠刮肚,不知道该用什么词来形容。

    “哎!”仇老大叹了一口气,“你继续说吧!”

    “是!我们等了许久不见司徒门主以及海沙帮兄弟回来,心中虽然着急,可白日也不敢贸然前去查探,直到看到金陵楼车马从城北回来,这才确定那边出事了,生怕金陵楼埋伏,我们等到夜晚这才过去。”跪地之人顿了顿,又继续说道,“火花大道那边被清理得十分干净,除了血腥味浓重,根本看不出发生了什么,我们就分头寻找,在乱石阵中看到。。。呜哇。。。”跪地之人想到那情景竟是不自觉呕吐起来。

    仇氏兄弟微微皱眉,面露不悦。

    “还请几位仇爷恕罪,实在是那场面太过恶心,参与伏击的海沙帮三百余号兄弟全部被杀,许多连全尸都没有,满地残肢断臂,五脏六腑,脑浆横飞,简直就是地狱!”跪地之人又干呕了几下。

    “在哪里找到我四弟的?”求老二问道。

    “禀仇二爷,四爷在另一侧的石阵里面,地点极为深入,我们也是听到四爷惨叫,这才循着声音找到的。”

    “你是说,你们找到我四弟时候,他还活着?”一直未出声的仇老三开口问道。

    “正是,不过。。。”跪地之人犹豫了一下,不知道该如何开头。

    “说!别磨磨唧唧的!”仇老大怒喝一声。

    “是是!四爷当时体无完肤,模样极惨,我们见到时候他已经断了一臂,正在用剩余的一只手。。。把自己的皮肉撕下来,皮已经撕没了,又。。。把血肉,骨头这些扣下来,若是常人只怕早已经气绝身亡了,不知道为何四爷却是清醒得很!见我们来了,恳求我们把他杀了,给他个痛快!我们也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那他怎么又会变成这般。。。这般模样!”

    “我们本想着先禀明几位仇爷再做定夺,可接下来一幕着实匪夷所思。。。”跪地之人回忆着当时情形,直到现在都无法相信,“只见天上突然掉下一口盛满热油的大锅,直接把仇四爷给盖在里面。。。仇四爷就这么被热油活活给浇死了。。。”

    “可恶!”仇氏三兄弟竟是不约而同拍着椅子站了起来,气力极大,直接把椅子拍得四分五裂。

    “可知是何人所为!”仇老二问道。

    “不知!”跪地之人把头垂得很低,生怕一不小惹恼了正在气头上的三人。

    “金陵楼回来的车队,带队之人是谁!”

    “掌柜金灵儿!”

    “又是这贱人!我这就去金陵楼大开杀戒,我要让他们求生不得求死不能,以告慰四弟在天之灵!”仇老三说着便往外走去。

    “三弟!你给我站住!”仇老大大吼一声。

    “大哥,四弟不能这么白死了啊!”求老三悲痛欲绝。

    “三弟,现在不是意气用事的时候,我们如今寄人篱下,还需从长计议,等那位大人的计划成功,那金陵楼还不是我等的囊中之物,到时候随你处置,何必急于一时!”求老二劝慰道。

    “可我实在是咽不下这口气!”仇老三终于清醒了过来。

    “此事疑点颇多,还需小心为上!”求老二说道,“大哥,此事只怕需要知会秦。。。”

    “谁!”不待求老二说完,仇老大怒吼一声,身影一闪便从密室中消失,外面传来乒乒乓乓的打斗声。

    “你个废物,被人跟踪了都不知道!”仇老三本就怒不可遏,此刻更是火上浇油,直接一掌将跪地之人给打得四分五裂,鲜血飞溅。

    片刻后,仇老大面色阴沉地走了回来。

    “大哥,如何?”

    仇老大摇了摇头,说道,“是个高手,实力强横,不在我之下,而且身法了得,被他给逃了。”

    “先去见秦老板吧,看来计划要提前了!”仇老二说道。

    “只能如此了!”

    8

    “唔!两位小妹妹,可否不要这般盯着在下,看得我浑身不自在!”

    金陵楼,李湘兰的闺房之中,小琴萱与双儿一左一右站在那位张姓公子身旁,目不转睛地盯着他看,似乎要从他脸上看出几朵花来。

    李家姐妹所乘车马被袭的事早已传得沸沸扬扬,满城皆知,这张公子自是听闻了,当时就要冲到城北去救人,还好被老仆人给拦下来了,要不以他这手无缚鸡之力的柔弱模样,去了也只是多一条刀下亡魂而已。不得已只得在金陵楼前焦急等待,那会儿正是金灵儿吩咐加强戒备之时,张公子一人在广场之上来回走动,形迹可疑,护卫二话不说直接把他打翻在地,若不是碰巧另一队护卫经过,队中有人认识他,只怕他已经在胭脂河中喂鱼了。

    待车马回来,看到伤痕累累昏迷不醒的李湘兰,张公子心疼不已,直接冲了过来,自是又被拦住,张公子不顾尊严,声泪俱下,模样可怜,掌柜实在看不下去,又知道他也是一番好意,这才将他放了进来。张公子担心李湘兰,恨不得寸步不离,奈何实在挤不进人堆,只得跟在一旁,更是跟到了闺房之中。李湘兰身上有伤,衣衫又有破损,需要更换衣服,擦拭身体,包扎伤口,都是些男子不宜在场的事,但这张公子居然不自知,但赶又赶不走,这才被两个小丫头给拦在了屏风之外。

    “张公子,你老实些,诶诶,别垫脚尖啊,再垫脚尖我不客气了啊!”双儿从背后抽出擀面杖握在手中。

    “咳咳!”张公子尴尬地笑笑,“我心中着实着急,小妹妹见谅啊!”

    “着急归着急,但你要知道,这里可是湘兰姐姐的闺房,你一个大男子,硬往姑娘闺房里闯,成何体统嘛,再一个,湘兰姐姐要换衣服,让你呆在这里,没把你赶出去已经算好了呢!咿!”双儿说着突然一脸鄙夷,“果然下流!”

    “唔,我都不知道怎么说了,本来还想站在你这边的!”小琴萱也摇头说道。

    “嗯?”张公子不清楚发生了什么,突然觉得鼻子有些异样,手指一摸,低头一看,他居然流鼻血了,吓得他赶忙捂着鼻子,仰着头。

    “嗯,你们可以进去了!”公孙小妹和萧凝紫走了过来,适才正是她们两人为李湘兰包扎伤口,更换衣服。

    “呃。。。这是怎么了?”萧凝紫看着捂着鼻子,模样滑稽的张公子,笑着说道。

    “我刚才说湘兰姐姐需要换衣服,他就流鼻血了!”张公子正要阻拦双儿,不想还是被她说了出来,只得捂着鼻子尴尬傻笑。

    “呵!男人!”公孙小妹似笑非笑地看着张公子,看得他浑身不自在,“湘兰姐姐服了药,刚睡着,你要看可以,别把她吵醒了,双儿,萱儿,盯紧了他,要是他敢乱来,你们就擀面杖伺候,打不过叫姐姐来!”

    说罢,公孙小妹狠狠地瞅了张公子一眼,和萧凝紫一同出去了。

    刚才是迫不及待想要冲进房中,这会儿得了机会,张公子却是又犹豫起来,生怕看到李湘兰模样会直接哭出来,于是赶忙擦了擦鼻血,整理了一下衣衫,深吸了一口气,这才绕过屏风走了进去。

    两个小丫头看得莫名其妙,摇了摇头,一人一根擀面杖握在手中跟了上去。

    张公子坐在床边的凳子上,看着躺在床上呼吸均匀的李湘兰,心中五味杂陈。李湘兰最重的伤在腿上,伤口长且深,即便缠上了纱布,依然可以从血迹印染规模看出。因为伤口需要透气,因此李湘兰一条腿都露在外面,不过,如此香艳的景象在前,张公子却是目不斜视,只是温柔地看着睡得安稳的李湘兰。几次抬起手想要抚摸一下那张绝美的脸庞,犹豫再三,却又放下,如此反复。

    “呐,张公子!”小琴萱开口说道。

    “无需如此称呼,我姓张,名轩云,你们可以叫我轩云哥哥!”张轩云目光不曾离开李湘兰,轻声说道,“就像你们叫她湘兰姐姐一般!”

    “唔,好吧,轩云哥哥!”小琴萱叫了一声。

    “嗯,有事请讲?”

    “就是比较好奇,你当时是怎么分辨出李家三位姐姐的!”小琴萱问道。

    “呵,这个啊!”张轩云抬头看了看天花板,思绪仿佛回到了那天,“其实不是我猜出来的,是她们姐妹自己告诉我的!”

    “唔,怎么说?”双儿也好奇地问道。

    “不知道算不算巧合,我居然在一天之内,先后遇到了她们三姐妹,虽然后面两次不大愉快,呵!”张轩云苦笑道,“那天我猜的时候,她们三人看我的神情有些不一样,湘兰很温柔,湘铃不屑,湘莲没有任何波动,于是我便这么猜了,没想到真的猜中了!”

    “唔,好吧!只能说你比较好运吧!”双儿有些失望,还以为有什么不错的方法。

    “嘤咛!”这时,躺在床上的李湘兰轻哼一声,皱着眉头,素手从被中伸了出来,放到额上,似乎是想要擦汗一般,不知是不是做了个噩梦。

    “湘兰!”张轩云轻声唤道,拉过李湘兰的手握在手中。

    李湘兰听到有人叫自己,悠悠转醒,不停地眨着眼睛慢慢适应光线,偏过头一看,只见张轩云神色担忧,面露愁容。

    “轩云,你怎么来了?”李湘兰问道,面带笑容,温柔如水,纵使脸色苍白,亦是绝美风情。

    “听闻你遇袭,心中担忧,着实放不下,这才厚着脸皮来看你了!”张轩云无奈一笑,“进金陵楼可不简单哪!”

    “那是!”说罢,李湘兰突然眉头紧皱,面露苦色。

    “湘兰,你怎么了!”张轩云急忙站了起来,手足无措,“我这就去叫人!”,甫一动身便被李湘兰给拉住。

    “瞧你这般!我不过是伤口有些疼罢了,真是!”李湘兰嗔道,勉强起身一看,发现自己腿居然露在外面,不由得脸一红,就要往被子中缩去。

    “咳咳!我觉得我们还是先出去好了!”小琴萱对双儿说道,觉得这气氛着实尴尬。

    “嗯,我也觉得,湘兰姐姐醒过来居然都没发现我两也在!哎!”双儿摇着头说道。

    “你们两个,人小鬼大!”李湘兰更加害羞,恨不得钻到被子中躲起来。

    “好啦,好啦,知道你们有话说,我与萱儿妹妹这便出去!”双儿笑着说道,又转头对着张轩云,擀面杖指着他的鼻子,“不要乱来哦!要不我们可不客气!”

    “咳咳,自然,这是自然!两位小妹妹放心!”张轩云颇为尴尬。

    待两个小丫头离去,房中便只剩下张轩云与李湘兰,本来都有一肚子情思想要说与对方听,不想却是都沉默下来。

    “那个。。。现在是什么时辰了。。。”李湘兰问道。

    “亥时吧!怎么了?”张轩云回想了刚才听到的打更声说道。

    “这样子,挺晚了呢,你。。。该回去了。。。”李湘兰有些害羞,更有些不舍,“明日再来。”

    “唔!”张轩云沉吟良久,似是终于下定决心,长出了一口气,“湘兰,今夜我不想走了!今日我差点失去你,我一个人站在金陵楼前的时候就在想,如果你不在了,那我也不活了,这样黄泉路上也有个伴!现在哪怕一刻我也不想与你分开了!”

    李湘兰听闻张轩云这突然的表白,情愫得到回应,顿时泪流满面。今日遭那歹人袭击,几乎命丧当场,生死一线之际,除了自己的两个妹妹,李湘兰最放不下的便是张轩云。二人十里桃林一见钟情,中间张轩云有些误会,二人都以为此生再无相见之日,好在天随人愿,有情人终有情缘,再会于金陵楼。因为生意缘故,张轩云不得不四处奔波,以至于二人聚少离多,但二人感情却是越发深重。不在一起时,二人鸿雁传书以解相思之苦,张轩云每到一处,必会精心挑选礼物,交由镖局送至李湘兰手中,李湘兰心中自是甜蜜。相聚时更是互诉衷肠,你侬我侬,忒煞情多,情多处,热如火。

    李湘兰想要坐起身来,张轩云赶忙坐到床边,将她扶了起来,握着她的双手,将她环到自己怀中。

    “轩云,今日当真险恶,我差点就见不到你了!”李湘兰能感觉到张轩云的手握得很紧,似是在发怒,一怒那贼人恶毒,伤了心上人,二怒自己无能,心急如焚却不得驰援,只能干着急。

    四手相扣,张轩云的脸颊轻蹭李湘兰发丝。

    “轩云,我知你心意,也望你勿要自责,我得你挂念,便已知足,再一个,我现在不是好好的么!”李湘兰笑道。

    “这也算好好地!”张轩云心中一急,脱口而出,自知失言,又赶忙改口,“嗯,好!”

    “那时候我有想到你呢!”李湘兰说道,脸颊绯红,“走马灯一般看完我们一起的点点滴滴,才发现,原来我是这般的想你,念你。。。离不开你!”

    “湘兰。。。”张轩云口干舌燥,紧紧环住李湘兰,呼吸急促,许久才终是压下心中悸动,“湘兰,待你伤好,我便八抬大轿来娶你,可好!”

    两行清泪滑落,李湘兰幸福洋溢脸庞,在张轩云怀中点了点头,轻声说道,“好!”

    二人依偎,你不言,我不语,许久。

    “湘兰,今夜我便在此陪着你,可好!”张轩云开口说道。

    本以为会听到李湘兰说“好”,可李湘兰却许久没说话。

    “湘兰,怎么了!”张轩云一急,急忙转过身,与李湘兰对视,发现李湘兰咬着嘴唇,面颊红透,娇羞至极。

    “怕是有些不便!”李湘兰声若蚊蝇,几不可闻。

    “我不做什么。。。只是陪着你!”张轩云赶忙解释,寻思着李湘兰定是认为自己想要与她床笫之欢。

    “我知。。。只是金陵楼有规矩,你不能留宿这里的!”李湘兰解释道。

    “这个,不会有人知道吧!”

    “呃。。。别人不知道,但那两个小丫头肯定知道,咳咳,你两要偷听到什么时候!”李湘兰笑着说道。

    “呃,你看吧,让你小声点的,这一笑露馅了吧!”

    双儿和小琴萱无奈的从屏风后走了出来,原来二人根本没有出门,而是躲在屏风之后偷听。

    “嘿嘿,小妹姐姐说让我们看好你,差不多时候就把你请出门去!”双儿嘿嘿一笑,天真烂漫。

    张轩云砸吧着嘴站在金陵楼前,终是被两个小丫头给赶了出来,颇为无奈。此刻夜已深,又是深秋,金陵楼内本就温暖如春,更有美人在怀,自是惬意舒适,这一出来却是寒风萧瑟,冻得人瑟瑟发抖。张轩云紧了紧身上的衣服,寻思着回去应该好好泡个澡,休息一番,养足精神,明日再来看望湘兰。湘兰无碍,他心情舒畅,情不自禁哼起小曲,往客栈走去。

    面前突然多了一个黑影,张轩云只觉脖颈一酸,眼前一黑,便失去了知觉。

    不远处,正往楼内走的双儿与小琴萱回头一看,没见到张轩云身影,以为他归心似箭,已经走远了,便不在探究。

    “诶,咱们金陵楼男人不能留宿,那个姓云的为啥例外啊!”

    (本章完) (战场文学https://www.cww2.org)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陌上狐如玉的小说狐如玉仅代表作家本人的观点,不代表网站立场,内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处理!
狐如玉最新章节狐如玉全文阅读狐如玉5200狐如玉无弹窗内容来源于互联网或由网友上传。版权归作者陌上狐如玉所有。如果您发现有任何侵犯您版权的情况,请联系我们,我们将支付稿酬或者删除。谢谢!
战场文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