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择字号: 特大     
选择背景颜色:

第一百七十章别怕

本章节来自于 戾王的如意宝妻 https://www.cww2.org/271/271181/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鼻青脸肿的冯蓉蓉被一根麻绳吊在了田庄外的一颗大榕树上。

    她已经疼的昏迷了过去,如同一个被丢弃的稻草人般毫无生气,脸上狰狞的伤口还在淅淅沥沥的往下滴血,沾染的胸前那块写着硕大一个“贼”字的纸牌上猩红一片,远远瞧着,都令人不寒而栗。

    这儿的动静自然惊动了四邻八方。

    周围不少庄子的人都出来瞧热闹,三三两两的聚集在一块,朝着冯蓉蓉指指点点,窃窃私语,也不知在议论些什么。

    春香在树下站着,环顾了一圈儿,心里总觉的有些不安。

    刚开始的冲动劲儿过了,现在越想倒是越有些忐忑了。

    这虽然是在“杀鸡儆猴”,可未免闹的太大,就算她们抵死不认冯蓉蓉是国师妹妹,可万一她真的是,那就等于在活活的打国师府的脸。

    听说那国师可不是什么宽容大度的人,这件事被添油加醋的传到他耳朵里后,会不会给姑娘带来很大的麻烦呢?

    但是“表小姐”一意孤行,春香她又不好多去拦阻什么。

    这事儿,得尽快的告诉京城苏宅那边知道,让姑娘拿主意才行。

    苏如宝此时,并不在苏宅。

    她去郑久已经重新修缮好的“天下第一香”去巡视了一圈儿。

    不得不说,在陈设和装潢方面,郑久当真是个天才。

    这“天下第一香”,比被冯蓉蓉砸掉之前,更为独具一格,雅人深致,从里到外,处处都叫人赞叹欣赏不已。

    而里头待客的侍女,便是之前被楚轻尘送给苏如宝的那些小七的婢女。

    如今都调教好了,洗去了那一身的脂粉烟花气,个个都是温柔端庄,浅笑轻语,礼数周全的让那些最为挑剔的贵女名媛们都找不出毛病。

    当然,更要紧的,是经过门外,便能闻到的那沁入心脾,芳华入骨的幽香。

    那香味如丝如雾,从鼻息钻进去,便萦绕周身不散,教人四肢百骸都酥麻一片,舒坦的想眯眼睛。

    仅是用来熏屋子的香料,便这般的出彩,让人不由自主的就想进去看看,还有什么奇香异宝,能人眼前一亮。

    再加上之前“万两黄金一味香”的典故,对这儿好奇期待的名媛贵妇也不在少数,谁不想能有属于自己独一无二的香气?

    一时之间,要来预定调香的帖子,几乎如雪片般蜂拥而至。

    天时地利人和,让“天下第一香”才刚刚开张,俨然已经压过了全京城所有的香料铺子,风头无人能及。

    生意太好,苏如宝自然也就多留了会儿。

    郑久虽在外务上得心应手,这调香用料上却是一知半解,还需苏如宝亲自把关才行。

    还好那些聘来的香料师傅都是数一数二的人才,俱是一点就通,看样子用不了多久,便能完全独挡一面,只要苏如宝出方子,他们就能调制的完美无缺。

    苏如宝很满意。

    出了“天下第一楼”,已是日暮时分。

    微风轻徐,茫茫暮色当中,万家炊烟,袅袅升起,恰如蒙蒙烟雨,远处的四平坊那边,也隐约传来歌姬们婉转旖旎的唱曲之声,如黄莺夜唱,叫人心醉驰往。

    苏如宝来了兴致,干脆弃了马车,同阿梓一起,沿着街道,慢慢的溜达。

    京城的夜景,她看的并不多。

    这四下渐渐亮起的满城灯火,这街道上说笑着经过的行人,这路边洋洋洒洒飘洒下来的樱花,构成了一副如画美景般的太平盛世。

    在一处挂着“面”字招牌下的小摊子前,苏如宝停了下来。

    许久没吃这阳春面了,倒还真有几分想念。

    摊主老大爷煮面的手艺,一如既往的利索地道,那刚捞出的面条儿落入白瓷大碗中,香味儿伴着热汤水汽升起,直冲鼻尖,令人食指大动。

    苏如宝挑起几根面条,吸溜进嘴里,那清香绵长的滋味儿,从口齿间蔓延开来,真是叫人从头舒服到脚。

    阿梓在一旁吃的两眼眯眯,幸福满足的很,还跑去同老大爷商量,要请他回去给柳扶风也煮一碗尝尝。

    苏如宝无奈的扶了下额头。

    收敛些好伐?

    你这每天都把狗子挂在你嘴边,什么事都要想到他,我听的耳朵都起茧子了,你这一颗恨嫁的心,都快世人皆知了。

    阿梓脸红了红,一反平日的大大咧咧,扭捏的搓了搓衣角。

    “我家狗子大病未愈,吃不下东西,正需要尝尝这些开开胃嘛。”

    啧啧。

    听听,这才几天,就成了“我家”了······

    苏如宝弯唇一笑,刚想再逗逗她,却听的身后大街上传来一阵骚动。

    似乎是东厂的番子在抓人,骑着马张扬过市,街边的摊贩和行人避让不及,处处撞的东倒西歪,惊叫连连。

    刚才还仿若太平盛世的街市,瞬息间就如美梦破碎了般,狼藉一片。

    阿梓护着苏如宝避到了街角处,看着那一片混乱小声嘀咕道:“瞧着架势,不知道的还以为造反的叛军打进京城里来了······”

    “嘘,小姑娘,说不得啊!”

    面摊的老大爷也躲在她们身边,听见阿梓的话,吓的脸都白了几分,赶紧摆手道:“他们的耳朵可尖着呢,若是听到了一句半句的,咱们可都没命了!”

    苏如宝蹙了蹙眉。

    “难道他们当街就敢杀人?”她问道:“以前也没有这么肆意妄为的啊?”

    “姑娘你也说,是以前了。”老大爷叹了口气,“如今有了国师大人撑腰,连吴府都敢抄检了,他们还怕个什么?”

    吴府?

    苏如宝暂时顾不得去管那什么国师,倒是敏锐的抓住了这两个字。

    哪个吴府,不会是······

    “您说的,是安王殿下的外家,中书令吴家吗?”

    “是啊。”

    老大爷点点头,又疑惑的看向苏如宝。

    “这么大的事儿,姑娘从没听说过么?”

    苏如宝捏了下袖子的边角,沉默着摇了下头。

    她还真没听说过。

    为什么呢?

    连一个街边卖面的老大爷都知道的事儿,却一点儿风声都没透露到她的耳朵里?

    而且,就在不久前,她还让人给吴玉娇送去了从沧州买的一些特产,很快就收到了吴府的回礼和吴玉娇亲笔写的回贴。

    那字迹,那语气,不可能有假。

    如果说吴府已经在她回来之前就被抄检了,那这些回礼和亲笔信又是从哪儿来的?

    当然不可能是吴玉娇送来的。

    是谁?

    刻意的在对她隐瞒这个消息,可这根本是掩耳盗铃,压根就瞒不住的。

    苏如宝一时都有些拿不准这人的用意。

    “去把马车套过来,我要去雯姐姐那儿。”她低声对阿梓吩咐道。

    楚雯如今掌管着刑狱和兵部,连五城兵马司也归她监管,吴家案发的内情,她肯定最为清楚,去问她解惑,是最为合适的。

    阿梓答应了声,只是这脚步还没迈出去,就看到那些如狼似虎的东厂番子们纵马冲到了这儿,从路边一处不起眼的屋舍后头,拖出了一个人。

    那人穿着粗布衣裳,头发蓬乱着,脏兮兮的如同一个乞丐,只是那纤细的手腕和从乱发中显露出的标致眉眼,仍可看的出来,这是个容貌不俗的女孩子。

    “放开我!”她被人死死的抓着手腕在地上拖行,挣脱不开,愤怒的嘶喊:“你们这些走狗!会遭报应的!放开我!我宁愿去牢里呆着,也不跟你们回去!放开······”

    东厂的人对她的怒喊无动于衷,随手就塞了块破布在她的嘴里,另拿了个麻布袋子套在了她的头上,将她的容貌遮了个严严实实,像提小鸡似的就要把她提上马带走。

    “等等。”

    人群中突然站出来一个衣着不俗的姑娘,带着轻纱幕篱,莲步款款的走到了他们面前,拦住了去路。

    她的体态娉婷而婀娜,如春日随风迎摆的柳枝般赏心悦目,想来,这长相也差不到哪儿去,应该是个难得的美人儿。

    只可惜,东厂的番子,可从来不是什么怜香惜玉的翩翩君子。

    “滚开!”当头一人朝她怒喝,伸手拔出腰间的跨刀,“东厂办差,拦路者杀!”

    那女孩子并不是像害怕的样子,她不躲不避,没有丝毫要让开的意思。

    “你们为什么要抓岭南楚大人的表亲?这办的是哪门子的差?不说清楚,我可不能让你们带她走。”

    岭南楚大人,自然指的是那位替代了楚轻尘位子,深受皇帝重用的楚雯了。

    “胡说八道!”拿着刀的那人眉毛倒竖起来,喝道:“这是国师府的逃奴,哪里是什么楚大人的表亲!你再胡搅蛮缠,可别怪我刀下无情!”

    “你说我胡搅蛮缠,那就取下她头上的麻袋,让她露个脸自己说清楚吧。”女孩子的声音细细糯糯的,很是娇软,态度却是毫不退缩。

    “若是不敢让她露脸出声,那就表示你们做贼心虚,绑了楚大人的表亲,想要图谋不轨,这儿可有这么多人都能作证呢,到时候楚大人可一个也饶不了你们,必要把这笔账好好的算清楚。”

    “放屁!”

    东厂的人顿时大怒。

    哪儿冒出来的死丫头,不知天高地厚,敢这样同他们说话!

    可是他们怒归怒,脑子却并还是很清醒。

    敢这样同东厂说话,自然是因为她有底气。

    为什么有底气?那自然是因为她有靠山。

    听她的口气,倒真似同那楚雯有什么干系似的。

    楚雯那女人,可是不好招惹,连国师大人同督主都要礼让三分,若是当真硬碰硬得罪了,倒霉的可是他们这些小鱼小虾。

    所以,这胆大包天的女子,杀不得。

    东厂为首的那人,想了想,皱了眉头冷声开口。

    “你说她是楚大人的表亲,可这明明就是国师府的逃奴,若是你不信,就随我们一起去国师府,问个明白可好?”

    只要进了国师府,那可就由不得她放肆了。

    “好啊。”女孩子很爽快的就答应了下来,“不过,她必须同我呆在一处,我已经让人去通知楚大人了,正好让她也来国师府,大家当面对质,想必很快就有结果了。”

    东厂的人脸一黑。

    这女子,竟然早就留了后手。

    罢了,这事儿也论不上他们做主,还是回去请国师大人的示下比较稳妥。

    “带走。”

    去往国师府的路上,晃晃悠悠的马车里,女孩子伸手取下了那小乞丐头上的麻袋,又替她拿出了口里的破布,拨开脸上凌乱的头发。

    “别怕。”她对她说道:“是我。”

    小乞丐从一开始听见她的声音之时,手就开始轻颤不已,这会子对上她安慰温和的眼神,更是全身都抖了起来,怔怔的看了她一会儿后,眼泪汪汪的扑了过去抱住她。

    “苏姐姐!你终于来了!”

    ------题外话------

    谢谢我亲爱哒小包包送的花花和票票!谢谢亲爱的小肉肉汤圆送的票票!

    么么哒~ (战场文学https://www.cww2.org)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小土豆君的小说戾王的如意宝妻仅代表作家本人的观点,不代表网站立场,内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处理!
戾王的如意宝妻最新章节戾王的如意宝妻全文阅读戾王的如意宝妻5200戾王的如意宝妻无弹窗内容来源于互联网或由网友上传。版权归作者小土豆君所有。如果您发现有任何侵犯您版权的情况,请联系我们,我们将支付稿酬或者删除。谢谢!
战场文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