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择字号: 特大     
选择背景颜色:

正文 第36章 差点就没命了

本章节来自于 冥婚萌妻:冷情帝少求不撩 https://www.cww2.org/219/219035/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迟小鱼笑了笑,走过去,接过符纸,点头,“嗯,若是符篆未拆,您本也不会受此无妄之灾。幸而效力不过损了一半,倒是保您安然无恙。”

    说着,在众人慢慢惊愕的视线中,略带玩笑地晃了晃手里的符纸,“不然,我的铁字招牌,可就毁在您手里啦!”

    “”

    郞辉心中震愕。

    苏玲看着迟小鱼手里的符纸,陡然反应过来,“大师,是您的符篆替我先生挡了这一灾?!”

    所以本来该有符文的符篆,才会变成了一张空符纸?

    要是没这符篆,那他今天岂不是

    郞辉眼睛一瞪,一下子坐直,“多谢大师!谢谢,谢谢!”

    一边又心有余悸地捂了捂平时钱包放置的贴身位置,“难怪今天我总觉得不对,原来如此,我差点就”

    一直情绪内敛又极其克制的苏玲陡然红了眼眶。

    郎腾扑过去捂郞辉的嘴,“不许胡说,大哥!”

    郞辉被他扑倒回病床,拿脚踹他。

    郎盛和与何秋莲看着那精神奕奕的大儿子,终于意识到,若不是迟小鱼,今天恐怕他老两口,真差点体会一次白发人送黑发人了。

    郎盛和再次激动地一步上前,试图去拉迟小鱼的手,却没自己老伴儿手快。

    何秋莲哽咽地拽着迟小鱼,“好孩子,阿姨谢谢你,谢谢你呀!”

    迟小鱼也不扭捏,笑眯眯地反手,在何秋莲略显颤抖的手背上拍了拍。

    郎镜站在一旁,看迟小鱼和和气气静静秀秀的小脸,弯起的唇角,翘起的笑颜,无一不熨帖他一颗热乎乎的心。

    他忽然想,怎么会有人笑得这么讨人喜欢呢?

    倒是郎盛和,活了大半辈子,还头一回见到这么平易近人的大师,嗯,还是个小女娃娃。

    感觉这小大师,还真有些个小隐隐于市的那么点意思。

    之前怎么就没找见呢?

    又瞅了眼自家那都快藏不住心思的傻儿子一眼,不争气地摇了摇头。

    咳嗽一声,正色看向迟小鱼,“小鱼啊!”

    一声小鱼,唤得病房其他人齐齐一片鸡皮疙瘩。

    迟小鱼干笑地望向这个前任寰宇集团掌门人,实在跟菜市口那爱下棋的老爷爷分不出差别,嗯,当然,眼前这位眉眼霍亮,一看就是内心通透豁达。

    世间万物尽在心中,胸有沟壑乾坤。

    所以,郎盛和身上的金光,是这一屋子里最亮堂的。

    迟小鱼看他就跟看活佛似的,敬畏笑问:“嗯,郎叔叔有什么吩咐?”

    一声叔叔。

    叫得郎盛和那是一个心花怒放。

    满脸都是笑地点头,“也不是什么吩咐,就是想问问,你过两天有没有时间啊?我家举办了个小宴会,你要是有空,来玩啊?”

    郎镜无奈地看那笑得见牙不见眼的老爹。

    迟小鱼发现,郎盛和这种看似随和又极具人格魅力的人,情绪特别能感染人。

    他这一笑,连她的心情似乎都愉悦了几分。

    含笑瞄了眼郎镜,“郎总已经邀请过我了。”

    郎盛和倒是有些意外哟!开窍了?竟然会主动了?

    郎镜一见老爹那揶揄的眼神,就有些不自在,转移话题地又去问郞辉,“大哥,袭击你的人是怎么回事?抓住了么?”

    郎腾被郞辉一脚踹下病床,一听又蹦起来,“没!谁知道哪里来的女疯子,跟个神经病一样,趁着大哥一个人在车库,竟然搞偷袭!混蛋!”

    郎腾一脸愤愤,也没说个清楚。

    倒是郞辉坐起来正了正病服,说道,“中午那会,我去车库拿车,可一路上总觉得心慌,就琢磨是不是有什么事情还没做,于是脚步就慢了一程,刚刚走到车库门口,忽然钱包又掉到了地上,我正弯腰去捡呢,头顶就呼啦一下飞过去一个东西。”

    苏玲刚刚没细听郞辉说过到底是怎么回事,这下一听,心都提了起来,不自觉地走过去抓住郞辉的手。

    郞辉拍了拍她,安抚地朝她笑了笑。

    “然后就听后头砰地一声,把我吓了一大跳,一抬头,就见是个燃11烧11**,砸到了我后头的墙上,那火,一下子就烧了起来。”像是想起当时的凶险,郞辉还皱了下眉。

    “要是我没有弯腰捡钱包,恐怕我起初还以为是侥幸,可刚刚才知道,原来是大师救的我,唉,小鱼大师,我真是不知该怎么感谢您才好。”

    迟小鱼朝他浅浅一笑,一转眼,就对上郎镜低下来的视线。

    两人都从对方的眼中看出了一点异样郞辉在隐瞒。

    郎镜是从他的话中分辨出了一点九分明一分藏的意思。

    而迟小鱼,则是在他说话的时候,看到他头顶,那一抹桃花劫的凶光,渐渐加深,变成了桃花煞。

    郎腾愤怒地握拳,“可惜监控只拍到那个行凶的疯女人的背影,让她给跑了!!”

    苏玲更加不安,何秋莲走过去,低声道,“大辉没事就好,别自己吓自己。”

    苏玲一脸担忧地摇头,“可是人还没抓到”

    郎腾把眼一瞪,“不会让她逃了,嫂子,你放心,我一定把人抓到!”

    忘记说了,郎腾现在是个正儿八经的公安局内编人员,实实在在的人民公仆。

    苏玲眼含泪水地点了点头。

    一旁的郎盛和倒是看了眼郞辉,又看郎镜与迟小鱼之间细微的互动,神色未动地笑了笑,“老二,听说你断了艾珊国的合作?”

    郎镜于是过去与他说话。

    何秋莲左右看了看,干脆伸手,将迟小鱼拉到一边,上下一通打量后。

    然后从手腕上,撸下来一个绿的通透又十分古朴沉韵的翡翠镯子。

    伸手就要往迟小鱼手腕上戴。

    把迟小鱼吓了一跳,推开一些,“阿姨,太贵重了,无功不受禄,您这”

    何秋莲却坚决地将镯子往她手里塞,一边握紧了她的手。

    低声苦涩无奈地说道,“好孩子,你既然是个大师,肯定也看出我家镜子的命格了”

    说着便哽咽了一下,调整了下情绪,又微微一笑,“这孩子,从来都没个亲近的人,难得与你似乎还能多说几句。阿姨知道这话说得有些唐突了,阿姨能不能请你,多在他身边陪陪他?” (战场文学https://www.cww2.org)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灯笼芯的小说冥婚萌妻:冷情帝少求不撩仅代表作家本人的观点,不代表网站立场,内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处理!
冥婚萌妻:冷情帝少求不撩最新章节冥婚萌妻:冷情帝少求不撩全文阅读冥婚萌妻:冷情帝少求不撩5200冥婚萌妻:冷情帝少求不撩无弹窗内容来源于互联网或由网友上传。版权归作者灯笼芯所有。如果您发现有任何侵犯您版权的情况,请联系我们,我们将支付稿酬或者删除。谢谢!
战场文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