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择字号: 特大     
选择背景颜色:

正文 第两百五十八章 何惧?无惧!

本章节来自于 网游之三国定鼎 https://www.cww2.org/201/201504/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杀,杀死他!”原野上面,有粗野的呼喊声响了起来。

    数万的鲜卑骑兵,红着眼睛追赶着视野当中的吕布和并州骑军,他们依旧距离着有一段距离,可是已经不远。在多日来的追赶当中,鲜卑骑兵们也足够疲惫,可是重利在前,就仿佛疲惫都不在了一般,令他们充满着力量。

    荣誉,力量,就是他们所前行着的动力。

    吕布率领着的并州骑军也更加的狼狈了,身上的铠甲或多或少都带着破损,在一路的追逃当中,他们需要时时刻刻准备迎接鲜卑骑兵射来的弓箭。在高速移动当中,不是说就射不中人,或者说无法被射中,这在其他地方或许是这样,可在草原上,如此的定律却是被击破的。

    骑射,许多鲜卑骑兵都掌握着这种技巧,能够在高速前行的战马的马背上拉动弓弦,准确的射中敌人。并州骑兵也掌握着这种技巧,只不过他们却无法停下来,不能回头,也没有办法回头,在身后那比他们多出十数倍的鲜卑骑兵的追杀当中,一旦停下,那就等于要迎接一轮箭雨。

    并州骑兵们也可以杀人,可同时,在他们射杀鲜卑骑兵的时候同样要遭受更严重的重创,死更多的士兵!这却不是战斗力高低,精锐与否所能够决定的,而是数量!当数量达到一定的程度,就会质变,当足够多的羽箭出现的时候,就成了一轮下落的能够带走无数生命的箭雨。

    心神必须时时刻刻的紧绷着,相对于疲惫的身体,骑兵们的心神似乎更加的疲惫,这条紧绷着的弓弦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会猛的崩断掉。却只能坚持,唯有坚持,坚持到所不能够坚持的时候。

    天空又有箭雨在下落了,传出了如同蜂群一般嗡嗡鸣响的声音,穿透空气,震鸣不止。几乎下意识间的,众多策马奔行的并州骑兵们一手咖着缰绳,另一手则马起马背上驮带着的一方皮盾,反手用皮盾遮挡护住了后颈。他们离得足够远,因此就是鲜卑骑兵都要选择抛射,羽箭是从天上抛落的,因此也只需要护住后颈及后背处一块比较薄弱没有防御的地方。

    “吁。”突然吕布停了下来战马继续往前踏出了几步,才彻底的停了下来。在他身后,高顺与驰行的骑兵们也一同停了下来,似乎在这一刻,后面还在追赶着的敌人也变得不再那么重要了。

    重要么?不重要。

    吕布的视野远处,出现了新的敌人,大批的鲜卑骑兵从周围的三个方向,朝他们蜂拥了过来,马蹄声震荡,轰隆隆的声音此起彼伏,一圈圈的沙尘散开。在连日来的追逃中,他们终于被围住了,一整个鲜卑草原的力量都动了起来,就只为了这一刻围捕猛虎的时刻。

    畏惧否?吕布并不知道自己心中现在该有的感觉是什么,是恐惧,还是兴奋?但大概是没有恐惧与畏惧的,因他此刻,身体中奔流的血液,越加的炙热,滚烫,烫得他的眼眸微微泛红。

    铁木部落处,族长多叶举起右手,随着他的动作,他身后众多铁木部落的骑兵全部停了下来,在距离吕布。没有人与他并马停在前方,谁都没有资格与他并行,就是他的弟弟铁力也是一样,只能跟在多叶的身后,与其他部落长老和士兵们一样,看到那宽厚有如熊罴一般的背影,好似一堵墙一般,牢牢占据着他们的视线。

    铁木部落停在了距离吕布的并州骑军四里之外的地方,其他两个方向一同前来的两个大部族也停了下来,包括着吕布身后的部族联军。在这里,鲜卑草原的四大鲜卑部落,齐聚于此,只为了吕布而来。

    多叶身穿着一件许多狼皮缝制而成的大衣,那铜铃一般的眼睛往并州骑军方向望了过去,一眼就认出了他一直要狩猎的猎物,也就是吕布。在这里只能看到对面骑兵的轮廓,可他还是能够辨认出来,他立刻就咧开嘴大笑了起来,眼中透出残忍的光芒。

    轻轻拿起手中的大刀,放在眼前,细细的看着,手指轻抚上去,感受着指尖的冰冷。这就是他一直以来想要的猎物啊,有一种使他心动,怦然心动的感觉,就是比看到了多漂亮的女人都要迫切的心动,他已经有些迫不及待了,想要摧毁,杀死吕布这只猛虎!只是他还是按捺住了这种迫切的心情,将这心情保留下来,只为了到最后爆发出来的那一刻,好好的品尝与享受。

    其他三个方向的众多部族族长也开始在等待,都在互相戒备着对方,在之前追赶不上吕布的时候,还能够彼此互相合作。到现在,吕布已经被完全的包围起来了,不管从哪一个方向突围,其他方向都能够迅速合围而来,将其完全淹没。

    到了现在该摘果子的时刻了,之前存下的矛盾也才又凸显了出来,提防着彼此。

    吕布微笑,嘴角勾起,抿起了一个弧度。身上铠甲的缝隙当中灌入了凉风,有些冰凉,却转瞬之间,变成了腾起的火焰。

    他看着,握戟的手指缓缓的松开,又逐渐的握紧,紧握着,五指握在戟杆上,捏出了几个浅浅的印记。平静,寂静,就是现在吕布耳中,眼中的一切。

    突然一切开始喧嚣起来,他听见了无数的心跳,无数的呼吸,充斥在了耳朵当中,这吵杂的声音,一顿一顿,带着一点蓬勃,可似乎在下一刻,就要成为死寂。他睁眼看向远方,环视了一圈,倒映眼睛底下的,是清晰的狰狞面孔。

    “你们害怕吗?”吕布大声问道。

    “不怕!”众多并州骑军举起了武器,大声的发出呐喊。

    他们的眼中或许有着畏惧,可在这个时候,却剩下了狂热的火焰。他们无路可退,没有后路可以后退,前方也没有路,眼中只能看见那条染满血的血路。

    这条路或许足够跌宕,或许他们有人会在中途泣血,倒在这挑路上,成为一具没有人问津,没人认得出来原本模样的尸体。只是总要走这条路的,即使尽头是死路,那么他们也要走下去,走到尽头,或许头破血流,尸骨无存,或许撞穿墙壁,穿越过去。

    “好。”吕布答应了一声,手臂抬举起来,大戟指着远方,戟尖倒映出幽冷的光芒。

    “不管如何,我都会成为你们前方最尖锐的刃锋!或许你们当中会有人跌倒,停留,死去,可我想告诉你们的是,我或许也会与你们一样,最终跌倒在这尘埃里面。”

    他露出了一个残酷的笑容,脸上凝聚着深寒冷冽,“可在那之前,我会带着你们冲锋!冲锋!冲锋!”

    “不管是谁,想要打败我,都要从我的尸体上踩过去!不管是谁,即使我失掉了武器,也要用牙咬,用头撞,这是他所要付出的代价。谁都打不掉我们的骨,我们的脊梁,便是武器,最尖锐的兵器,足够洞穿一切!”

    “何惧?”吕布问道。

    “无惧!无惧!”

    “那就跟随着我突进!”吕布怒吼一声,迎着劲风,朝着前方四里之外的鲜卑骑兵,一马当先,发起了突进。

    他无所畏惧!没有人能够使吕布放弃,没有人,即使是死,在死之前,他也会带给敌人恐惧!

    “云校尉,只要再往前直行半日,前面就是凉州地界了。”张辽驻马,手指向远方,对着云霆解释道。

    “凉州啊。”云霆轻声念叨着,突然停顿,反问张辽道:“文远这是要离开了?”

    张辽顿首,拱手道:“请恕文远无法护送云将军到凉州了,说来可笑,我心中隐隐的不安越来越重,我必须要回去了。”

    “而且,前来报信的斥候,从两个时辰之前来过一次,过后,就没有再出现了。”他接着说道,眉宇间阴沉无比,分明就是担忧。

    这次原来他以为也是极为普通的一次进入鲜卑草原震慑众多鲜卑部族的行动,最多也就是再加上护送护羌校尉云霆,一万的并州骑军已经足够。可是联络的斥候不断送来的消息,却使他越来越担忧,如果只是几个部落的追击那是再平常不过的事情了,可现在的情况,分明就是整个鲜卑草原的鲜卑部落都动了起来,这样的事情,张辽从来没有经历过。至少,这极为反常。

    昔日,就算是并州骑军全军进入草原,开始清扫那些临近边境的鲜卑,也没有引起这么大的阵仗。毕竟鲜卑内部也是矛盾丛丛,彼此之前也有着仇恨存在,没有一个统一的领导者,就算有大部族伸手要与并州军对抗,也得掂量掂量后面会不会有其他得部落趁机捅刀子,将他们吞并。

    想到这里,张辽越加的迫切了,现在护送云霆的任务已经差不多完成,所有追兵的目光都被吸引在了吕布那里,等于这到凉州的道路已经变成了一路坦途,他再也没有心思留在这里。心虑及此,张辽说道:“云校尉,来日有缘再见!”

    他转身,正准备策马离开。

    “等等。”云霆出声。

    张辽回过头去,正看见云霆的笑脸,不由得疑惑道:“云校尉还有什么事情么?”

    “我们与你同去。”云霆简单的说道。

    “不不,这绝对不可以。”张辽脸色大变,连忙拒绝道。他们来这里是为了什么?当然是护送云霆到达凉州,可是现在凉州就在眼前,云霆反而不走了,要与他们一起去与鲜卑骑兵交战,这怎么可以?

    “莫非文远以为我心有畏惧?亦或者文远自己心有畏惧?”云霆笑着问道。

    “不。”张辽连连摇头,摆着手,“只是云校尉这一行便是往凉州一行,接下来的战斗可能残酷万分,大约也不能保证云校尉的安全。”

    “所以这才是我留下来的原因。”云霆转头,看着身旁的梦神机等人,发觉他们脸上并无惊讶,也没有拒绝。

    “不就是死嘛?蛤蟆大爷才不怕呢,只要死之前能够好好的赚上一笔就好了。”吃凤凰的蛤蟆嘀咕着,一脸慷慨就义的表情。

    吕倾城和云闲则是耸耸肩,表示随意,反正他们就是为了云霆而来,云霆怎样决定,他们也无所谓。反正所谓的死亡,对于他们这些玩家来说,实在算不上什么。

    “只是你?”梦神机道。

    梦神机没把话说完,云霆却知道了他的意思,玩家可以死很多次,而他却只有一次。摆摆手,云霆说道:“没事。”

    “那就好。”梦神机也没多话,只要云霆自己想通了他也没有什么意见。

    “那你们呢?”云霆又把目光投向了王猛等黄巾力士。

    “但凭将军吩咐!”王猛回答道。在他身后的众多黄巾士兵,已经在这一段时间与并州骑军的相处下,多出了一种类似战友的情谊,他们本就听张角的吩咐,完全服从云霆,这个时候也不会反对。

    云霆看见张辽还要说话劝解,又继续说道:“我意已决,文远不必再劝。”

    “这次鲜卑人的异动,没有那么简单,多一个人多一份力,这一路上有文远等人的护送,到这个时候我自然义不容辞。”

    死?从头再来?畏惧?云霆其实并不畏惧,凡是直抒胸意,按照自己的意愿来,就算是真的死亡,那又有何畏惧?身为不梦者,本就是属于那类不愿意被束缚的人,就连生死也都不在意,在意的只有一句话,走自己的路,做觉得值得的事情。

    云霆觉得值得,就去做!更何况他并不觉得自己一定会死,既然一定不会,那就还有几分可能活的机会,即使是一丝,那也是他们不梦者善于抓住的机会。并且,他绝不允许自己已经看中的高顺与张辽死在这个地方,吕布也不能死!他们死了之后,只怕并州与鲜卑的局势就会发生变化,异族入侵,再加上联邦玩家的推波助澜,局势就会无比的崩坏。

    不管是为了自己,还是为了记忆当中,曾经站在他身后的那群人,他也不会退后。何惧?无所畏惧!

    (本章完)

    :。: (战场文学https://www.cww2.org)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应无求的小说网游之三国定鼎仅代表作家本人的观点,不代表网站立场,内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处理!
网游之三国定鼎最新章节网游之三国定鼎全文阅读网游之三国定鼎5200网游之三国定鼎无弹窗内容来源于互联网或由网友上传。版权归作者应无求所有。如果您发现有任何侵犯您版权的情况,请联系我们,我们将支付稿酬或者删除。谢谢!
战场文学